点击关闭

熒幕回憶-此外你还可以回忆「回忆回忆某事」-济南新闻频道直播

  • 时间:

范冰冰分手内幕

明明吃過阿B做的Margherita,我的回憶是怎樣的?

想給每個認識的人打電話,問他們,關於回憶,你是怎麼想的?抽象的層次在幾層到幾層之間?問做按摩女郎的前度女友,問以十倍慢速彈琴的前度同事,問清水美穗子。問黑衣女孩,希望她不會告我性騷擾。問我自己。

加州、蘇州、鴨脷洲……從這一角度看,Pizza怕也是無所謂的。在另一平行時空,它大可以換成香蕉或牛腩麵,而無損事件本身的意義(或許)。抽象式思維。飲食版記者上洗手間後又接電話,一邊講一邊用紙筆記錄對方的話。他似乎是個習慣忙碌的人,以新聞為道具過崇拜生活的人生。由於無事可幹,我便嘗試整理事情的來龍去脈,將點連成線、線連成面、面連成立體。遺憾的是太多拼圖仍未發現,怎麼也無法連成像模像樣的整體,結果整理才變成胡思亂想。回憶……

回憶……你固然可以回憶任何一件事。細雨下火車月台的長櫈。十三年前死去的外婆。門牌號碼208的老家。沒能出版的小說。一如郵輪假期的自助餐,回憶的事情各適其適。然而你亦可以不回憶某事,而回憶「回憶某事」本身。你可以從「回憶」這一動詞出發,讓聯翩的浮想翱翔。潮濕的。湖水藍的,枯枝,瘦葉,老朽的晶片,無法啟動的Nokia 3310。它們浮沉於記憶的溝渠,欲朝大海奔去,又被一道生鏽的鐵欄阻隔住。所謂「回憶某事」,便是這麼回事。

此外你還可以回憶「回憶回憶某事」,回憶「回憶回憶回憶某事」,回憶回憶回憶回憶……某事。回憶的層次愈高,「你」和「某事」之間的距離便愈遠。人們稱此一過程為「抽象」。「抽象」無所謂好壞(或許)。比如看電影,既有人因為想看某部電影而進電影院,亦有人因為想進電影院而挑電影看。有人會因為情節一塌糊塗憤然離場,亦有人認為,僅僅能在黑暗中盯着大熒幕,已是夠幸福的事。對他們來說情節無非是熒幕崇拜的道具,一如拜神用的橙,來自加州抑或蘇州都無所謂。

(說故事的人之三十六)fb.me/hakyeung2018

今日关键词:张予曦承认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