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快乐8玩法-如皋新闻网
点击关闭

杏坛新闻-「无极爵跃」是一个跨文化及跨形式的音乐剧场节目-如皋新闻网

  • 时间:

巴萨5-2胜瓦伦

圖:「無極爵躍」參與演出的無極樂團Mo-Men-T九位樂手 主辦方供圖

彈撥樂器遇上爵士樂音樂會以在暗燈中出場的爵士樂手將銅砵交到林灒桐手上開始。這個銅砵亦成為演出中串連起三首世界首演新作品的「副歌」的樂器。整個演出的音樂重點,也就是這三首特別為這次中國彈撥樂器與西方爵士樂結合而創作的新曲。由於追求的是「東方樂韻」的「音樂意象」,三首新作儘管都突出兩個不同樂器組合各自的特色,亦有相互融合的樂段,但對比幅度仍很「節制」,甚至「劇場元素」的設計,戲劇性的對比,同樣很制約。可以說,此一以「人生旅程」為主題的設計(所以裝置中設計了象徵「旅程」的行李篋),這段旅程基本上仍是頗為平和的,傾向心靈上的內斂性,多於官能上的刺激性。

「無極爵躍」是一個跨文化及跨形式的音樂劇場節目,演區是一個裝置場景,除了有樂器、椅子,還有不同顏色的行李箱,桌上有花瓶、CD,甚至收音話筒架、燈光支架的擺置都是場景構成的部分;當然,劇場燈光效果亦是演出過程中的重要元素;主角自然是音樂,所以,在燈光、舞台、音響設計外,還有負責音樂會設計的林灒桐,也就是觀眾入場時已坐在裝置場景內的琵琶樂師,無極樂團的團長;與她相對而坐的還有另一位阮琴團員。

(下篇,全文完)

其實,音樂的色彩、節奏、速度都存在着一定的對比性,但劇場的視覺效果取向,同樣頗有節制;無極樂團四位女樂手全部白衣裙,而Mo-Men-T五位男爵士樂手,同樣是白衣,而長褲同樣是低調子的淡灰色,對比性亦不大;至於燈光,基本都偏黑,帶點劇場神秘感色彩,對比性亦不大,只在結束尾聲部分,小號手退場後再進場,圍繞着演區繞場一周,邊走邊奏,以帶點戲劇效果將一氣呵成的七十五分鐘演出結束,當時隨即浮起兩個疑問:如果燈光從整個過程偏黑變得有較大對比性,有較多場景會較明亮,效果會否更好呢?同時,五位爵士樂手現時的即興獨奏分量不多,如果將即興演奏增加,效果又會如何呢?會否破壞了那種「東方樂韻」的「音樂意象」呢?

除了這兩首笛子獨奏曲,鄭濟民還先後採用古樂器楚篪和古塤,還有低音簫、橫簫,和新笛等多種管樂器,與喬珊的古琴合奏,加上每首樂曲演奏前,他都幾乎都給聽眾作了介紹。鄭濟民更像是音樂會的主持人和主角。不過,儘管喬珊全晚只是演奏古琴,相對管樂器的豐富多變的音色而言,似是處於「配角」的位置,但就當晚所選奏的樂曲及兩人相互配搭的表現效果而言,除了古琴獨奏《流水》、《廣陵散》的主角必然是喬珊外,與古塤合奏的《陽關三疊》,與橫簫合奏的《胡笳十八拍》(第一拍、第九拍),和《釵頭鳳》這三首琴歌,既奏古琴又高歌的喬珊就明顯是主角了;這當然是因為琴歌以歌詞主導的必然效果(除非歌者功力不足);其中《釵頭鳳》一曲唱來更是情感飽滿,濃郁,有如無法化得開的濃情,最後歌聲消散,便只餘橫簫聲音悵然軼去,可說是全晚最扣人心弦之作。

喬珊鄭濟民 誰主誰副「鶴鳴清音」音樂會所演出的十首樂曲,可用「優雅」來形容。甚至最後鄭濟民採用剛從樂器改革專家阮仕春手中取得的「新琴」,世界獨一無二沒有指板位的阮咸,聯同喬珊用古琴加奏一曲相傳為阮籍所寫的《酒狂》,仍保留着古琴的蘊藉韻味,兩件樂器並未有戲劇化加工的「狂態」、「狂情」。

相對而言,鄭濟民真正動了「戲劇化」之情的演奏,仍是下半場的笛子獨奏曲《鷓鴣飛》。他在演奏前談到將這首名曲傳授給他的恩師陸春齡於去年逝世時的遺言,已難掩傷感而泛淚。樂曲奏起引子的顫音,便是多了一番思念故人的感慨。至於上半場壓軸同樣用笛子獨奏由陸春齡改編的《梅花三弄》,低音與高音的呼應起伏儘管頗為突出,情感卻顯得較為內斂克制。

當晚整套作品從引子到尾聲,共分為八個部分,三首新曲:《土》(低音提琴手呂奡元曲)、《無極爵躍》(黎尚冰曲)和《幻墨如一》(電子結他手葉志聰曲),要以三段副歌相間,八個部分均以一個單字作記,順序為探(引子)、源、行、悅、異、采、思和恆(尾聲),亦不難從這些「標題」中聯想得到這段「人生旅程」的種種變化。

不過,開場曲《空山憶故人》鄭濟民的楚篪卻較古琴突出;壓軸所奏《葬花吟》,兩人勢均力敵,將演出推上高潮結束。當晚大會堂劇院一如前兩個節目,同樣是高朋滿座,反應熱烈,見出在中國音樂美學上無論是跨文化、跨形式探索,還是回歸初心的傳統美學追求,在今日多元文化的香港都得到市場的支持。

今日关键词:新iPhone订单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