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在香港的一大批进步电影人响应祖国的召唤-新闻发布会主持词
点击关闭

克拉玛依新闻-当时在香港的一大批进步电影人响应祖国的召唤-新闻发布会主持词

  • 时间:

章子怡李安相聚

回憶當年,牛老還記得影壇常青樹李麗華對他的悉心呵護;在張駿祥家過聖誕節,包餃子,他站在椅子上和餡兒;惡作劇調侃陶金等很多往事。他還記得在香港先後就讀九龍塘小學和香港中學,記得當年的校歌;上學期間用演戲特長給學校募捐。

牛老深情回憶:「我是在電影界老藝人的呵護下長大的,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種指引和關愛是金錢無法衡量的。我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了,老藝人們大部分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很懷念他們,想起他們心裏還是那麼親熱,那麼難忘,給了我感情上很大的滿足。在我正成長的年紀,我失去的親人感情和家庭溫暖,他們給我做了很好的補充,那是精神上的豐富的營養。他們這些人為什麼能成為明星?有他們的藝術天賦和付出,一輩子影響着我,伴我成長。他們的人品和藝德,是別人感受不到的。」

牛老說:「我當時對政治還懵懵懂懂,但是,在進步文化人的影響下,沒有走歪路,這種影響潛移默化,影響了我的一生。」

牛犇回憶,七十年前北京舉行開國大典的時候,廣州還沒有解放。當時在香港的進步文化人組織了讀書會,經常交流一些內地的情況和解放軍節節勝利的消息,人們充滿喜悅和興奮雀躍。當時的港英政府嚴禁這種地下政治活動,被查到要驅逐出境。為了紀念新中國的成立,進步文化人決定到香港的山頂上擺一個五星紅旗的圖案,用現在的話說叫「行為藝術」。當時牛犇年紀小,只能在旁邊站着看,讓他非常羨慕。那些明星說,這個圖案要是有個逗號就好了,可以讓小牛當個「逗點兒」。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回首七十年前的難忘情景,「演一輩子小人物」的電影界老前輩牛犇先生感慨萬千。七十年前,新中國誕生的喜訊傳到香港,當時在香港的一大批進步電影人響應祖國的召喚,紛紛踏上投奔祖國懷抱的人生新旅途,其中包括年僅十四歲的牛犇。

在香港的兩年左右時光中,牛犇和一代明星藝人合作了很多影片:張駿祥執導的《火葬》,講述一對青年男女雙雙殉情的悲劇故事,白楊和陶金主演,牛犇扮演小丈夫,扮演童養媳的是白楊。程步高執導的《海誓》,男女主角是陶金和李麗華,講述漁民和漁霸之間的恩怨情仇,牛犇扮演李麗華的弟弟。卜萬蒼導演《大涼山恩仇記》,最早反映涼山彝族地區的電影,講述漢族和彝族冤冤相報,最後修好的故事。劉瓊、鮑方、舒綉文、孫景璐、羅維、牛犇等主演。

新中國成立後,牛犇隨在港進步文化人回到內地,一腔熱血去建設新中國。這些明星影人在香港有優厚的待遇和良好的藝術創作氛圍,又有大量影迷,為什麼他們還是毫不猶豫地要離開那裏?這段歷史在今天的年輕人看來恐怕難以理解。

牛犇曾在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講述入黨故事/大公報資料圖片

牛老說:「我是舊社會過來的人,經歷了民國的戰亂,日本侵略,接着又是解放戰爭的戰火,不要說搞藝術,就是安定的生活和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尤其是那個年代國民黨政府的腐敗,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卻受着他們欺負。社會的不平等,受人欺負;加上封建思想和陳腐的傳統對人的殘害,中國人在水深火熱中;物價飛漲,民不聊生,百姓的生活惶惶不可終日,誰不盼望有個和平安定的日子呢?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上)

一九四八年前後,牛犇跟隨攝製組與一批進步導演和演員到了香港。那裏匯集了一批來自上海的電影人,於是,香港地區有了華語電影,如《清宮秘史》、《山河淚》及《國魂》等優秀影片,在東南亞地區影響很大。這些內地明星對香港華語電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為後來港產片的蓬勃興旺奠定了基礎。

一九四九年十月,廣州剛解放,牛犇隨香港進步藝人到廣州慰問南下解放大軍。當時他剛剛在馬連良訪港演出《三娘教子》中應邀客串,大幅海報上寫着:「香港童星客串小東人」。在廣州的慰問演出中,牛犇和錢千里搭檔演了個節目,叫《紅軍來了》。

當時,永華影業公司剛成立一年,是頂尖的私營電影製片廠,不僅設備齊全,還網羅了當時中國的一流人才。編導委員會以歐陽予倩為首,編劇有柯靈、周貽白,導演有卜萬蒼、朱石麟、李萍倩、張駿祥,男演員有劉瓊、陶金、王元龍,女演員有李麗華、白楊、舒綉文等。

今日关键词:刘烨为儿子庆生